西安辖区
新城区 / 碑林区 / 莲湖区 / 灞桥区 / 未央区 / 雁塔区 / 阎良区 / 临潼区 / 长安区 / 鄠邑区 / 高陵区 / 蓝田县 / 周至县 / 
更多 ≡
2020
10 / 18
10:51
扫码手机端阅读

【三秦文学】乡党陈忠实:半个世纪的情谊

中国西安网 https://www.chinaxa.cn 2020-10-18 10:51 出处:西安学习平台 编辑:@中国西安网

2016年4月28日清晨,还未完全清醒,床头电话突响。拿起电话,一个沙哑疲惫的声音传到耳边:“伯伯,我是海力,我爸昨天被抢救一夜,现在神思尚清楚,你来见见吧!”我倏地起身,打电话叫上本单位一位挚友,匆匆打车赶到西京医院,海力已在干部病房走廊等候我们。他带着我们进了病房外间,黎力、勉力两侄女同时迎向我,亲切地叫了一声“伯伯”,我忧伤极了,竟无言以对,急忙扶着海力肩头走到忠实的病床前。忠实侧身靠右躺着,我转到他面前,海力告诉他说:“伯伯来了。”我躬下身,近距离地看着他瘦弱的面孔,握住他的手。已经一年时间没见面的老朋友,相视的刹那间,我悲痛的泪水涌满眼眶,我担心彼此过于激动他会发生意外,就移动眼球往下看,抚摸着他那瘦骨鳞峋的手臂、小腿和脚腕……我把头低下去,让泪水滴到眼镜片上,不让忠实看见……抹了把眼泪后,我抬头看向忠实,告诉他一年前他托我的事已经办了,他微微点点头;我又告诉他有关灞河资料的事,他也会意地点点头……考虑到他的状况,我起身告别,握手时,感觉到他的手劲尚有一定力量,心中稍有安慰,祈愿还能延续些时间……

从病房出来,陪我同来的友人告诉我:“你从进去到出来,三分钟。”万万没想到,这三分钟竟成了我与忠实的最后告别。29日早7时45分,忠实走了。计算起来,从“三分钟”到他离世,仅仅只隔了二十一个小时!结交四十五年、情谊笃厚的朋友已经到另一个世界去了,悲痛、感伤、无言……

我从书架上取下老友十多年前赠我的五卷本的《陈忠实全集》,翻出那篇他悼念蒙万夫的《默默此情谁诉》,这篇文章的开头一段,细致真切地写了蒙万夫去世的那一天——1988年11月3日。当天上午忠实正在我家里,还说了要与老蒙约时间三人聚会畅饮。做梦也想不到,此时老蒙已悄然走进另一个世界了。作为好朋友,我俩特别感伤、遗憾。由此,想到2016年4月28日,在忠实即将告别这个世界之前的最后时刻,我去看望了他,我们还交流了“三分钟”,纵然只有“三分钟”,也让我在有生之年铭刻在心了。

陈忠实与《西安晚报》《西安日报》交往整整半个世纪。他在多篇文章里讲过:“我的第一篇散文《夜过流沙河》,刊发在1965年3月的《西安晚报(副刊)》上。文革前的一年多时间,共发表五六篇散文,也大多登在《西安晚报(副刊)》。”在我的记忆中,有一篇署名“毛西农中教员陈忠实”的散文《樱桃熟了》,《西安晚报》在发表之后,还刊发了几篇赞扬的评论。当时,我将《樱桃熟了》作了剪报收藏,在我们已成为好朋友的三十多年后,那份剪报被忠实索要去了,说是他文革前发表的作品都没保存下来。

陈忠实在他送我的文集第一卷扉页上,写有这样一段话:“从一九七一你在西安郊区寻找陈忠实,我从《闪亮的红星》开始了新的练习,迄今已走过了廿八年了。应该说是我们生命历程中最具意义的区段。致张月赓兄 忠实九九年二月十七日。”忠实写这段话的背景是:1969年5月,西安日报筹备复刊,我从煤矿设计研究院调干到报社,被安排在文教部编辑副刊,打听到在毛西公社卫生院做“革命领导小组组长”的陈忠实,便上门找他约稿。见面后,陈忠实说:“我已经六年不写文学作品了,过去的笔记本都烧了,对文学已经陌生了。”我说:“你陈忠实总是有文学基础的嘛,重新提笔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。”之后,我又催问、鼓励了他几次。半年后,他终于将写解放军医疗队深入蓝田大山中为群众治病事迹的散文《闪亮的红星》交到我手中,说:“六年了,手生了,思维也僵硬了,写东西时有时枯涩得连一句生动的词儿也蹦不出来,你看不行就算了。”我看后,即编发在1971年11月3日的《西安晚报(副刊)》,当时报纸副刊上发表的诗歌散文等,基本上都是概念化的、标语口号式的,而《闪亮的红星》有一定的文学性,因此,这篇文章见报后,引起了不小的反响,报社收到了不少来自读者的赞扬信。在西北大学中文系任教的蒙万夫评论说:“从这篇起,陈忠实又开始形象思维了。”

之后,我们的交往多了起来,他的一些作品,也陆续经我手,亮相于西安日报,如刊于1972年8月的故事《配合问题》、刊于1972年10月的散文《雨中》,以及连载《延安日记》等等。那时候没有稿费,报社给作者的报酬有时是寄一些购书票,有时是送一些稿纸。我就多次送过陈忠实稿纸,以至于他用西安日报社新闻纸印制的200方格的稿纸成为习惯,说这稿纸用圆珠笔写起来流畅、舒服。

五十年了!五十年来,陈忠实不仅对《西安晚报》《西安晚报(副刊)》情有独钟,还与两报副刊的历任编辑结下了深厚的友情,这样的友情弥足珍贵,永远令人怀念!

【三秦文学】乡党陈忠实:半个世纪的情谊

1986年5月,《西安日报》编辑张月赓(中)、蒙万夫(左)在陈忠实(右)家相聚。

【三秦文学】乡党陈忠实:半个世纪的情谊

1999年2月17日,陈忠实《致张月赓》(写在赠书扉页上)

0

精彩评论

暂无评论...
验证码 换一张
取 消